您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媒体聚焦

重庆日报6月7日第7版:《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正式发布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2017年06月07日    

  重庆的历史在地图上是怎样展现的?这些地图串在一起呈现出怎样的城市变迁史?记者6月6日从重庆市规划局、重庆市勘测院获悉,《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 政区沿革 城市变迁 政治军事》(以下简称《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已经编制完成并正式出版发行。据悉,《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绘制了从先巴至1997年共254幅地图,时间跨度3000多年。该图集为研究重庆历史提供了地图工具,也给重庆市民提供了直观的重庆历史文化信息。

    43幅地图记录“政区沿革”2/3为本次原创

    2013年6月,《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一卷 古地图》正式发布,填补了重庆无历史地图集的空白。4年后,《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通过挖掘历史史料和事件,在地图上重构了重庆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形态。图集共绘制地图254幅,收录照片200余张,撰写文字15万余字。分为“政区沿革”“城市变迁”“政治军事”3个图组。

    其中“政区沿革”图组依时间顺序,编绘上溯先巴时期、下至1997年重庆直辖的政区版图及沿革变迁情况,反映重庆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不同时期的行政建置、管辖范围以及行政名称的变化情况,将重庆几千年的行政演变进行了完整的展现。重庆史地专家、图集编审胡修道表示,这一部分的43幅地图中,有42幅都有具体年份可考,其中2/3是这次图集编制过程中原创的地图,其余不是原创的地图,此次编制也进行了重大修订。

    “城市变迁”图组主要是展示主城和区县城市的兴起、发展、迁移,通过反映不同时期城市的地理环境、建设范围、格局、建置情况及特点,分析城市变迁的内外因素,探索城市发展规律。同时,还将对当今重庆主城建设有影响的城市规划地图进行了展现,旨在说明城市规划的科学性、可行性和指导性。

    “政治军事”图组主要表示历史上不同时期的战场、战事、关隘要塞等,以及近现代史上重要政治历史事件,尤其注重用地图语言再现历史上诸如三国战事、抗蒙战争、抗战内迁、重庆大轰炸、重庆解放等著名的军事、政治事件。

    首次确定秦代巴郡西界

    在《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政区沿革”组图中,秦始皇元年(公元前221年)巴郡地图,首次确定了秦代巴郡西界,为僰道(宜宾)、资中(今资阳市雁江区)、郪县(三台县郪江镇),东部则延续到鱼复(奉节)、和湖北的恩施、利川一带。“以往的地图没有明确过僰道、资中和郪县是不是巴郡秦县,我们是根据在湖南龙山县出土的3万多片秦简记载的内容,判定了当时巴郡的西界,并在此次地图绘制中表现出来。”胡修道说。

    据了解,《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之所以在县级行政界线的绘制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主要是依赖于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和书籍电子化,这些改变使得编制者查阅史料的效率大大提升。

    巴人从陕西迁来

    重庆这块地,从重庆府、渝州、江州、巴郡、巴国……一直往上追溯,历史文化可谓深厚。那么,历史长河中,巴国又从何而来?

    在《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的政区沿革篇中,介绍了公元前12世纪到公元前4世纪巴国形势,其中一张巴人随迁的地图,显示巴人迁徙的轨迹:从陕西的城固开始,到安康,再到湖北襄阳,又折回巴东、鱼复(今奉节),溯江而上,抵上江州(今重庆),最后到达阆中。

    “这也印证了巴郡曾参与‘武王伐纣’的说法,否则,从之后的地理变迁看,距离上似乎站不住脚。”胡修道说。

    据了解,《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具有极其浓郁的巴渝风。图集的封面设计使用了乾隆年间《四川全图》中的重庆府一图,采用了重庆山水城文化设计思想;图集版式和引导页采用了巴渝特有的“白虎”“巴”“摇钱树”等文化符号。具有本土特色的文化符号设计,结合了重庆历史文化特色,让读者感觉这是一本纯正的本土历史地图集。

    图集副主编、市规划局总建筑师、市测绘地理信息局局长曹春华介绍说,图集从前期调研、立项研究到如今正式发布,前后历经10年时间,项目组先后走访了北京、南京、成都等地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纪念馆、展览馆等搜集资料,许多珍贵的老照片反映了重庆城市的发展历程。

    据悉,图集主体资料来源于《二十五史》《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国行政区划通史》《华阳国志》《重庆通史》等有关专业史志书籍,部分资料来源于档案、有关部门资料和公开出版的有关专著。在上述资料的基础上,结合项目组研究成果,图集在表达形式、内容结构、设计等方面都有一定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