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说巴渝
图说巴渝:(二十七)蒙古大军攻南宋,重庆府升格为川峡四路制置使
来源: 市勘测院     时间: 2017/9/19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历史是文化的土壤。”重庆,一座有着3000年筑城史、800年定名史的地名,历史源远流长,人文璀璨厚重,传统巴渝、明清移民、开埠建市、抗战陪都、西南大区等不同时期的文化特征异彩纷呈。如今的重庆,是一片有着深重历史文化笔墨的热土,它发展至今的历史文化值得所有热爱它的人细细品尝!为达到这一目的,重庆市规划局、重庆市勘测院在发布《重庆历史地图集•第二卷》后,联合推出“图说巴渝”系列栏目,让更多的市民能够近距离接触重庆悠久的历史,感知重庆城市形成、变化和演进的轨迹。

  第二十七期为大家展现的是蒙古诸部统一,国号大蒙古国。宋端平元年(1234),蒙宋联军灭掉金朝,期间,蒙、宋在巴蜀地区已有对峙局面,战火不断。为巩固四川的防务,南宋先后派遣彭大雅、余玠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重庆府,使重庆首次成为了南宋四川地区行政军事的中心,进而加强了南宋长江上游防线。本图展现的就是南宋淳熙二年(1242)重庆及周边地区疆域沿革的变迁。

  金泰和四年(1204),蒙古诸部领袖铁木真通过战争统一蒙古高原各蒙古部落。泰和六年,铁木真被各部落推举为“成吉思汗”,于漠北建立政权,国号大蒙古国。绍定五年(1232),蒙古遣使来宋商议联合灭金事宜,获朝中多数大臣赞同,宋理宗遂应蒙古之约。宋端平元年(1234),蒙军会同宋军灭掉金朝,蒙、宋遂成对峙局面。次年,蒙古正式发动对南宋的大规模战争,将战火引向巴蜀地区,巴蜀成为宋蒙战争的三大主要战场之一。

  尚在宋蒙联盟期间,蒙军通过宝庆三年(1227)的抄掠,绍定四年(1231)蒙军武力假道伐金的进袭,将巴蜀的屏障与门户相继破坏。端平二年(1235),阔端率军大举入蜀,十月攻破成都,随后横扫四川全境,相继攻破成都府路、利州路、潼川府路所属许多州县。“五十四州俱陷没,独夔州一路及泸、果、合数州仅存。”蒙军剽掠之后,旋即退出四川。嘉熙元年(1237),塔海率军自金州(今陕西安康市)越大巴山,剽掠至开、达、忠、万等州,远际瞿唐、夔府、巫山之界,所向无敌。嘉熙三年,塔海率军再次入犯,一路沿嘉陵江南下攻重庆,未克;一路(汪世显部)沿渠江而东,经达州而下开州,相继攻下万州、夔州,沿三峡东进,后在归州为宋将孟珙所部击败,决定班师。嘉熙四年春,由涪州过江,然后退出四川。

  蒙军在四川的剽掠与破坏,使四川军民不得安宁,也迫使南宋政府注意到四川的防务迫在眉睫。为巩固四川防线,扭转危局,南宋政府相继任命几批官员到四川重新修补长江上游防线。嘉熙三年(1239)任命彭大雅为四川安抚制置副使兼知重庆府。彭大雅根据当地的山川形势,在合州城东的位于嘉陵江、涪江、渠江三江交汇之冲的钓鱼山上修建了驻兵的城寨,派兵驻守,作为重庆的屏障。淳祐元年(1241),塔海、秃雪复侵四川,先后攻破成都、汉州、嘉定、泸州、叙州等20余城。四川形势更加残破,“命脉垂绝,形神俱离,仅存一缕之气息”,唯重庆一带尚可据守。在川蜀危急、京湖震动的形势下,宋庭于淳祐二年十二月,任余玠为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重庆府,晓谕他“任责全蜀,应军行调度,权许便宜施行”。余玠置司重庆,经营四川,方针得宜,于次年复筑钓鱼城,屯兵积粮,作为保卫重庆的屏障,很快就扭转了四川的危难局面。同时,重庆首次成为了南宋四川地区行政军事的中心。

  南宋淳熙二年(1242),今重庆市行政区划范围由当时的夔州路以及潼川府路的部分区域组成。其中,绝大部分地区归夔州路,境内辖重庆府、开州、涪州、绍庆府、南平军、忠州、万州、夔州、梁山军、云安军和大宁监,只有极少部分地区归潼川府路,境内辖合州和昌州。境内共有县级行政区31个。

南宋淳熙二年的政区建置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网站帮助   版权所有:重庆市规划局 联系电话:023-67959751 传真:023-67959756

技术支持单位:重庆市规划信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23-67959837

郑重说明:我局未委托任何单位和个人推销各类地图,未委托任何单位进行有偿标注。